灯花笑
阅读主题
白色暗黑明黄浅绿草绿红粉深灰米色
正文字体
黑体宋体楷体
字体大小
灯花笑小说封

第一百零四章 玉枕钗声碎

本章节5099字2024-04-21 21:17:46

雨下大了,银烛在案前静静燃烧。

摇曳灯色下,屋中两人对峙。

静了许久,陆曈开口:“怎么认出我的?”

她早该想到,裴云暎又是要倒酒又是要看弹琴跳舞,一会儿还要揉肩,分明就是故意戏弄。偏她还以为是裴云暎本性如此,故意与邀来的舞姬调情。

不过,她既已戴上面纱,又妆容繁复,连声音也没发出一句,裴云暎是怎么认出她来的?

年轻人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别的姑娘眼睛情意绵绵,你那双眼睛方圆十里都能感觉出杀气。”

他笑了一声,“能骗得了谁?”

陆曈:“……”

她真想一把灰毒瞎面前这人眼睛。

裴云暎倒茶喝了一口,又含笑打量她一下,道:“陆大夫今日不太一样。”

她平日里总是素着一张脸,穿得衣裳也多是旧衣,绑辫子也是为了行医制药方便,一幅对旁人漠不关心模样。但今日换了艳丽蝉纱舞衣,孔雀蓝的舞衣上簇金绣孔雀,腰肢纤细如柳,蓝面纱也是纤薄轻柔的,流苏摇曳,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。

她眼睛形状生得很漂亮,眼尾微微下垂,看起来很无辜,描过眉黛与眼睑后,眼色加深,衬得一双眼越发乌湛,就显出几分冷艳来。

今日她没有编辫子,满头乌发如瀑,其中点缀细细发辫,那是异族装饰,配合满身叮叮当当银饰,一眼看去,百媚坐中生。

裴云暎似笑非笑看着她:“长了这么一双温柔眼睛,偏偏杀气这么重。”他提醒,“陆大夫,你这样动不动就杀人,今后你未婚夫知道了怎么办?”

陆曈已被他方才戏弄引出怒意,闻言反唇相讥,“裴大人这样动不动就逛花楼,日后你夫人知道了怎么办?”

裴云暎扬眉:“日后我有了夫人,就不逛花楼了。”

陆曈讥讽:“那我不如殿帅大度,日后我未婚夫知道了,我就杀了他。”

屋中静了一静。

良久,裴云暎开口:“那你今日是来做什么的?”

他瞥一眼陆曈,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,“来杀未婚夫的?”

陆曈不欲与他多说,她今日在这里已耽误得太久,戚玉台现在也不知所在何处。然而眼下被裴云暎撞见,以此人心机,多半会注意她接下来动作,今日算是功败垂成。

“时候不早,就不打扰裴大人好事了。”陆曈故意绕开他的话,“我先走了。”

“这就走了?”

“怕被人撞见,有玷殿帅芳名。”言罢,往门口走去。

他没理会陆曈的讽刺,只在她身后笑道:“陆大夫似乎还没弄清楚状况,真以为自己走得了?”

陆曈脚步一停,回身冷冷望着他。

“不是我。”他抬抬下巴,点一下门外方向,“遇仙楼第三层一般人上不去。这里是西阁还好,那边,”他看一眼门外,“东阁有护卫把守。”

“不知道你想做什么,但伱这么稀里糊涂闯进来,多半已经被人发现。我猜外头人正等着你自投罗网。”

“陆大夫,你惊动人了。”

陆曈心中一震。

第三层看似无人长廊下,实则有护卫把守?

可她从上楼到进屋,除了被银筝引走的龟公未曾受到任何阻拦。

一瞬间,有寒意自心头掠起,像是捕蝉的螳螂回头,恍然惊见身后逼近的黄雀。

仿佛为了印证裴云暎的说法,紧接着,外头响起人杂乱的脚步声,伴随着一些男子的呵斥,像是官兵搜查的动静响起。

陆曈霍然看向裴云暎。

他坐在屋中,珠灯烛色柔柔洒落在他身上,眸色看不太真切。

“外面是谁的人?”陆曈问。

“不知道,王孙公子,豪门贵客,无非都是那些熟人。”

陆曈往他身前走了两步:“殿帅能不能帮我?”

说这话时,她声音软了几分,试图拉起对方与自己的交情。

依照裴云暎所言,外面的人身份贵重,又已察觉有人混迹潜入三楼,一旦被人发现,她便会被当作可疑目标。如果外面人不是戚玉台还好,倘若是戚家人,她这就算打草惊蛇了。

而裴云暎是昭宁公世子,权贵之间,总是要互相顾忌通融的。

她看向裴云暎。

裴云暎从椅子上站起身,笑着对陆曈摇头。

“不能。”

“我与陆大夫非亲非故,帮了陆大夫就要得罪别人,盛京那些疯狗很难缠,我从来不自找麻烦。”

他越过陆曈身侧,似乎想要开门离开。

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袖。

裴云暎低头。

纤细手指拽着他的黑衣,看上去有种孤注一掷的坚持。陆曈声音平静,“大人好像忘了,还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裴云暎一顿。

陆曈扬起脸来看着他,“当日军巡铺屋外,我以身作饵,送了裴大人一件礼物。当时我说‘现在不用殿帅还,等日后想到了,我会向殿帅讨的’。”

她上前一步,逼近裴云暎:“现在我想向大人讨回这个人情。”

他好笑道:“你这是挟恩图报啊。”

“裴大人想出尔反尔?”

他扬了扬眉,正要说话,外头突兀地响起敲门声。

“有人吗?”

陆曈目光一紧,他们来了。

“砰砰砰”的敲门声如急鼓,打碎雨夜沉寂,裴云暎忽地叹了口气,下一刻,一把抓住陆曈走向屏风后。

银烛被带起的风吹得摇曳起来,珠灯上芍药花枝烂漫。

一大片丝雾从天而降飘摇而下,将鸳鸯榻上一双人影包裹。

陆曈微微一惊,下意识想要挣扎,手腕却被按在被衾中,动弹不得。

珠绳翡翠帷,绮幕芙蓉帐。合欢鸳鸯绣被上一双文彩鸳鸯交颈缠绵,瑰丽辉映,而他冷硬的袍角与她柔软的纱裙交缠迤逦,黑锦便掺上一抹艳丽的蓝。

金丝暖帐银屏亚,陆曈被他按在被衾中,一头银饰在青玉枕上清脆作响,很有几分“玉枕钗声碎”的香艳。

但眼前这人并未为颜色所动,裴云暎松开手,目光并无一丝旖旎,只低声警告:“别动。”

陆曈眉眼一动。

传言有一人,邻家少妇当沪醉酒,名士常去饮酒,醉了便睡在少妇身侧,隔帘闻其坠钗声而不动念,时人谓之名士。

现在看起来,裴云暎倒是与传言中的名士一般无二——

外头敲门声越发急促,陆曈已明白他的意思,想了想,便伸出双手环住他腰,往他身畔又贴近几分。

裴云暎身子一僵,愕然低头看向陆曈。

陆曈坦然注视着他。

既要做戏蒙混外人,自然得看起来像真的。他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、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连银筝都骗不过去,能骗得了谁?

陆曈并不觉得这有什么,她在落梅峰呆了太久,那些男女大防、羞涩,对她来说太过遥远。

在这一刻,她只是紧紧贴着面前人的身子,拥抱着他,依偎着他,像无数风月锦城中的有情人一般。

楼下隐隐有人在唱。

“趁好天时,山清水旖,月照西湖,散点寒微。与心上人,碧漆红,灯笼底下,弄髻描眉……”

“对品香茗,两情相寄,烟水朦胧,落花菲菲……”

“巫山云雨,思之寤寐只羡鸳鸯,不羡仙姬……”

楼下妍歌艳舞,窗外是大风大雨,荧荧凤烛流转的光影里,披帛与袍襟暧昧地纠缠,只在红纱帐映上一双朦胧的影。

他与她距离很近,若非隔着面纱,唇间几乎可以触及彼此。

忽然的,外头敲门声戛然而止,紧接着,一声闷响,有人闯了进来。

那些杂七杂八的脚步声涌入屏风后,一道毫不客气的声音响起:“出来!”

陆曈看向裴云暎。

裴云暎神情未动,伸手勾起纱帐一角,懒懒开口:“谁啊?”

有人的声音响起,似带几分不确定的犹疑:“裴殿帅?”

裴云暎笑笑,伸手将陆曈揽进怀中,顺手扯过床上锦被将她裹紧,陆曈顺势搂着他的腰将头半埋在他怀里,看起来就如一位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舞姬。

纱帐被全然揭开,陆曈的视线出现了一道檀色锦缎袍角,不知是不是裴云暎故意,她被按在裴云暎怀中,闻得见他身上清淡的兰麝香气,却无法抬起头来看到对方的脸,只听到裴云暎笑道:“戚公子。”

戚?

陆曈立刻反应过来,这人是戚玉台!

她想要抬头,看清害死陆柔的这位凶手模样,她从常武县过来,筹谋许久就是为了接近此人,接近戚玉台比接近柯承兴和范正廉要难得多,很长一段时间过去,她甚至连有关戚玉台的事都打听得寥寥无几。

然而身体被裴云暎禁锢着,陆曈挣扎了两下没挣开,又不好再继续以免裴云暎怀疑,遂只能作罢,眼睁睁地听着这人与裴云暎交谈。

男子有些意外地开口:“没想到裴殿帅今日也在这里……”

裴云暎答得客气:“今日不值守,戚公子这是做什么?”

“我的侍卫发现这层楼有可疑人混入,在这附近游走。裴殿帅没看见?”

陆曈低着头,看不见戚玉台的神情,但听他说话虽是有礼,语气却带几分怀疑。

裴云暎没说谎,这层楼果然有戚家暗卫。

陆曈感到自己被裴云暎拥紧了一些,头顶传来青年轻佻的声音,“没有,我忙得很,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屋中又静了静,陆曈感到有审视的目光自头顶传来。

她猜得到自己眼下模样,衣衫不整、娇靥含羞,这样紧紧依偎着裴云暎,满屋子春情荡漾,任谁都以为他们在这里厮混一团。

戚玉台顿了下,再开口时,语气果然多了几分了然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还未恭喜戚公子生辰。”裴云暎笑道。

此话一出,戚玉台态度似乎松动了几分,不再如方才那般怀疑,甚至主动招呼裴云暎一道:“扰了殿帅兴致是我之过。今天在下生辰,殿帅不如一起坐坐?”

陆曈心中一沉,指尖威胁般地掐住裴云暎腰间。

裴云暎身子一僵,随即笑着拒绝:“算了,良夜匆匆,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。”

话已说到这個份儿上,这么大一群人围着人家榻前终究失礼。戚玉台便没再多说什么,招呼身侧人离去,临走时又叮嘱裴云暎今日匆忙,改日一定另聚。

待这群人走后,门外再无动静,裴云暎垂眸,平静开口:“陆大夫可以放开我了,他们已经离开。”

陆曈松手,一下子从床上站起身来。

裴云暎没计较陆曈的翻脸无情,低头整理腰间革带。陆曈看了他一眼,明知故问道:“刚才是什么人?”

“当今太师府家公子戚玉台。”他回答得很爽快。

陆曈试探:“他想拉拢你?”

裴云暎不过三言两语就将戚玉台应付了过去,陆曈不认为全是忌惮的原因,听他后来主动相邀裴云暎再聚,倒很像刻意拉拢。

如果戚玉台拉拢了裴云暎,那裴云暎也将成为她的对手。

“我可没打算答应。”他不甚在意道,一转头,见陆曈走到窗前,轻轻推开窗缝,外头风雨的寒气立刻冲了进来。

陆曈问:“我什么时候能离开?”

戚玉台的人在这一层,虽然裴云暎三言两语应付了过去,但陆曈并不确定对方完全放松了警惕。倘若对方也在外头守株待兔,她这么一去,无异自投罗网。

“现在不行,你我当下还在云雨一夕,做戏做干净。再过一阵,我让人送你出去。”

他说起这些话来很随意,不似方才那榻上那般不自然。

陆曈蹙眉:“你们这些王孙公子,出门在外一向都有这么多暗卫守着?”

“分人。”裴云暎在桌前坐下,“他是,我不是。”

陆曈没说话,有什么东西飞快从她心头掠过,快得让她抓不住,但却本能地感觉不对劲。

见她站着没动,裴云暎从茶盘中拿出一只玉杯:“时候还早,喝茶吗?”

“茶?”陆曈愣住,“不是酒吗?”

“喝酒误事。”他说得理所当然,“我让人换成茶了。”

陆曈有一瞬间无言。

难怪先前倒酒的时候没闻着酒气,还以为是屋里的香太熏人。原来根本就不是酒。还好自己没想出什么将裴云暎灌醉的馊主意,否则今夜裴云暎看她,与坊市间戏耍的猴戏有何区别?

左右现在是不能出去,陆曈干脆走到裴云暎对面坐下。

“差点被你连累。”裴云暎递给她茶盏,“陆大夫,今日你算是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这人真会恶人先告状,陆曈提醒:“若不是被你牵绊住脚步,我根本不会留在这里。”

又更甚者,她早已见到戚玉台,做成自己要做之事,而不是像眼下这般,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。

他没再继续追问,像是心知肚明般略过了这个话头,转而笑道:“上房一夜百两银子,便宜你了,陆大夫好好休息片刻。”

淅沥雨声和着楼下的歌声,屋中烧了暖炉,屋中二人都没说话,静静听着窗外的雨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雨声渐渐小了。

外头有人敲门,裴云暎道:“进来。”

从门外走进一个侍卫模样的男人,陆曈见过此人,是裴云暎的护卫,之前同她一起将王善送到军巡铺屋的青枫。

青枫见到陆曈,并不意外,好似已知道一切来龙去脉,只对裴云暎道:“大人,戚玉台歇下了。”

裴云暎点头:“你叫红曼上来。”

陆曈一怔,红曼?

她听过红曼的名字,遇仙楼有名的花魁,她……是裴云暎的人?

“裴大人,我的丫鬟银筝尚在楼内。”陆曈开口。

裴云暎看着她,叹了口气:“陆大夫,你胆子真大。”

他对青枫道:“你找一下,注意,不要惊动其他人。”

青枫颔首离去。

不多时,又有人在外敲门,一个红衣女子推门走了进来,声音娇媚:“裴大人——”

是个极美的女子,语气虽调笑,神情却带几分恭敬,进门后,她称呼便变了,轻声开口:“世子……”

裴云暎:“带她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女子没多问一句,也并不好奇,只走到陆曈身侧,微微笑道:“走吧,姑娘。”

陆曈起身。

冷雨夜的风随着打开的门猛地灌进,屋中太暖,外面太冷,陆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那些艳丽的薄纱裹着她纤细的身体,却把她身影衬得更加单薄。好似她成了一只被淋湿的灯,要在这雨夜中被浇散一般。

裴云暎看她一眼,顿了顿,起身走到一旁拿起椅子上的黑锦蹙金披风,一转头,却见陆曈已经跟着红曼径自走了出去,一点都没停留,连谢字也没说一个。

他低头,看着手中披风,摇头笑了笑,随手将披风扔在一边,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了些。

冷风夹杂细雨扑在人脸上,却让人更清醒了。

青枫从门外走了进来,关上门,低声对他道:“大人,银筝姑娘已找到,等下红曼小姐将她与陆姑娘一同送回医馆。”

裴云暎点了点头。

屋中重新寂静起来。

他站在窗前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珊瑚织毯上,那里,半炉倾倒的香灰泼在毯子精致的绣纹上,模糊出一片混沌暗色。

裴云暎目光顿了顿。

忽然间,他道:“你查一下,今夜遇仙楼三层都有哪些贵客。”

青枫一愣:“大人是怀疑……”

他垂下眼,声音很淡。

“她从不白费力气。”
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