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花笑
阅读主题
白色暗黑明黄浅绿草绿红粉深灰米色
正文字体
黑体宋体楷体
字体大小
灯花笑小说封

第一百五十一章 噩梦

本章节4654字2024-04-22 14:10:50

清明过后,雨水越发多了起来。

一夜涨水,落月桥栏系的牛角灯被淹了一半,连日阴雨,春堤满是泥泞,马车从路上驶过,带起阵阵泥水。

司礼府堂厅里,金显荣正坐在椅子上看户部籍册。

金显荣的心情很是不错。

自打医官院的换了那位陆医官来为他行诊后,金显荣的情绪平稳了许多。

肾囊痈表症已好得七七八八了,他按陆瞳给他的方子抓药吃,每日勤勤恳恳敷药,加之隔三差五陆瞳来为他施针,不知是不是金显荣的错觉,他那处也渐渐有了起色,不至于一潭死水,总算有些知觉。

想来再过几个月,自有再展雄风之时。

金显荣端起茶杯,美美呷了一口。

一辆马车在司礼府门口停了下来。

是辆朱轮华盖马车,比寻常马车大一倍有余,看起来极为华丽。马车帘被掀开,从里面走下来个穿靛青玉绸袍子的年轻男子。

这男子生得中等身材,个子不算高,一张白净的脸,乍一眼看起来很斯文,只是颧骨处有些青白,眼泛红丝,仔细瞧去有几分疲态。

金显荣放下茶盏,眯着眼睛笑道:“玉台来啦。”

来人是当朝太师府戚家公子,戚玉台。

当今太师戚清一共育有一子一女,嫡女戚华楹是盛京出了名的闺秀,容貌美丽,才情出众。长子戚玉台虽然不如戚华楹容色脱俗,却也通晓诗书礼仪,人品端正,尤其写得一手好字,在盛京人人称道,浑身上下亦无那些贵族子弟的坏脾气,乖巧得像個女儿家。

当然,这只是明面上的。

戚玉台走进厅堂,对着金显荣拱手,十分的有礼:“金侍郎。”

金显荣从椅子上站起来,勾住戚玉台肩往里走,亲昵道:“前几日你府上人说你受凉了,老哥我还很是担忧了一阵,这司礼府没了你,独我一人,公务都看不过来,下人也不晓事,茶罐里没茶了也不添点,你回来就

好……”

“我即刻差人添茶……”

“哎,这话说的,像我等着玉台你的茶一般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又说了几句客套话,打发了金显荣,戚玉台进了自己屋里,关上门,往椅子上一坐。

桌上摆着些散乱公文。

是他不在的日子积攒的,但总共也没多少。如今户部没什么实权,他这都省事本也只是个虚职,在户部不过混着日子领俸饷,在不在并无区别。

看着那些纸卷,戚玉台有些烦躁。

户部这份差事,是他父亲戚清替他安排。

戚玉台并不喜这差事。

他身为太师府唯一的嫡子,父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什么官职捞不着。那些出身不如他的官家子弟尚能凭借家势平步青云,偏偏父亲却为他安排了这样一份差事。

闲职、无趣,一眼望得到头,没有任何前程可言。

还要忍受爱占便宜的讨厌同僚。

他曾向父亲表达过不满,希望父亲能为他安排更体面的官职,以陛下对父亲的倚重,这根本不难。

但戚清仿佛看不见他的怨言,断然拒绝了。

他便只能在司礼府呆着。

桌上公文越发显得刺眼,戚玉台把它们拂到一边,从一边罐子里捡起颗香丸,点燃丢进桌上的鎏金双蛾团花纹香炉中。

香丸是上好的灵犀香,自戚玉台懂事起,府里燃的就是此味长香。他来户部后,父亲又让人备了许多,供他在司礼府燃点。

不过上次他走时,罐子里的灵犀香还很满,如今却只剩一颗,想来是金显荣顺手牵羊摸走了,金显荣一直都很爱占这种小便宜。

香炉里渐渐冒出青烟,熟悉幽香钻进鼻尖,舒缓了方才躁郁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,顿感心平气和,索性往背后一靠,闭上眼蓄起神来。

“戚公子。”

“戚公子……”

耳边似乎有人说话。

谁在叫他?

戚玉台想要睁眼,却发现自己眼皮沉沉,怎么也抬不起来。

是做梦么?

那声音还在唤他:“戚公子……”

依稀是个女子模样。

女子像是从身后贴上来,在他耳畔低语,温柔的、飘渺的,如道断断续续的梦:“……还记得丰乐楼吗?”

丰乐楼?

他尚在愣怔,突感自己脖颈抵住个冰凉的东西。

戚玉台本能地觉出危险,想要大叫,想要支起身子,惊觉浑身像是被看不见的绳索绑缚,没有一丝力气挣扎,就连说出口的话语也是软绵绵的,他说:“……你是谁?”

冰凉的触感在他脖颈游走,对方没有回答。

“戚公子,”那人又问了一遍,“还记得丰乐楼吗?”

随着这话落地,脖颈间的冰凉又深了一分。

戚玉台痉挛起来。

他根本不记得什么丰乐楼。

他想要离开,想要从这个莫名其妙的噩梦中醒来,可他张开口,却只能发出微弱的“救命——”

那人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过了一会儿,戚玉台听见她开口,她说:“戚公子,价不记得了吗?”

“永昌三十七年,你在丰乐楼里遇见一女子……”

“你杀了她。”

她在说什么?

什么女子,什么杀了她,他全然不明白,只能虚弱地挣扎。

那声音慢慢地说道:“永昌三十七年的惊蛰,你在丰乐楼享乐,遇见一妇人。”

“妇人去给他夫君送醒酒汤,你见她容色美丽,就强行将她占有……”

“后来妇人怀孕,你又为毁行灭迹,将她一门四口绝户……”

“戚公子……”

那声音温温柔柔,如一根淬着毒汁的细针,骤然插入他心底隐秘的深处。

“你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

戚玉台僵住。

四周一片死寂,仿佛天地间再没了别的声音,忽而又有熙熙攘攘声顿起,他抬头,迎面撞上一片带着香风的暖意。

是个穿着桃花云雾烟罗衫的女子,梳着个飞仙髻,打扮得格外妩媚,伸手来挽他的胳膊,一面笑道:“公子是第一次来丰乐楼吧?好生的面孔,今夜定要玩得高兴……”

丰乐楼……

他便忽而记起,今日是他第一次来丰乐楼的日子。

父亲总拘着他不让他出门。

盛京最好的遇仙楼,楼里都是父亲的熟人。素日里他在遇仙楼里办个生辰宴什么的还好,一旦想做点什么,立刻就会被人回禀给家里。

身为太师之子,处处都要注意举止言谈,总是不自由。

丰乐楼是他新发现的酒楼,虽比不得遇仙楼豪奢,却也勉强入得了眼,最好的是这里没有父亲的人,他要做什么无人盯梢,便有难得的自由。

他随这打扮妖娆的女子上了阁楼,进了阁楼的里间。如他这样身份的人,自然不能和那些贱民一般于厅堂享乐。

屋子里散发出奇异幽香,里头矮榻上,两个歌伶正低头抚琴,琴声绵长悦耳,令人心醉。

戚玉台便走进去,在矮榻前坐了下来。

桌上摆着一只青花玉壶,两只白玉莲瓣纹碗,还有一小封油纸包。

他拎起酒壶,倒了满满一碗酒酿,酒还是热的,香气馥郁浓烈,他再打开放在一边的油纸包,就着热酒将油纸包中之物仰头服下,火辣辣的热酒淌过他喉间,在他腹中渐渐蔓延出一片灼热。

戚玉台闭上眼睛,舒服喟叹一声。

此物是寒食散。

寒食散神奇,服用之后神采奕奕,面色飞扬,亦能体会寻常体会不到之快感,令人飘飘欲仙。

然而寒食散有毒,长期服用寒食散对人体多有伤害,先帝在世时,曾下旨举国禁用此物。但许多贵族子弟还是背着人偷偷服用。

戚玉台也是其中之一。

他少时便沾染上这东西,曾一发不可收拾,后来被戚清撞见,父亲发落他身边所有下人,将他关在府里足足半年,硬生生逼着他将此物戒除。

但瘾这回事,断得了头断不了根。

每年戚玉台总要寻出几次机会,背着戚清服用寒食散。

他喜欢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不再是众人眼中循规蹈矩的太师公子,好像变成了一只鸟儿,纵情高飞于丛林里,摆脱了父亲阴影,握住他求而不得的自由。

那是对旁人背后讽刺他“乖巧”的发泄。

是他对父亲无声的反抗。

身体渐渐变得燥热起来,寒食散开始起效。

戚玉台脱下外裳,浑身赤裸在屋中走来走去。

倘若此景被戚清瞧见,必然又要狠狠责罚他。太师府最重规矩礼仪,从小到大,在外他不可行差踏错一步。

戚玉台便生出一种莫名快意,仿佛是为了故意报复那种光鲜的刻板。他高喝着在雅室内走来走去,心头宛如腾腾的生出一团火,这火憋在他腹中难以驱散,心头的舒畅和身体的室闷难以调和,在那种癫狂的状态下,他蓦地打开雅室大门。

门前传来一声惊呼。

是个年轻妇人,身后跟着个丫鬟,手里提着只红木做的食篮,似乎没料到忽然有人打开门,二人转过身来,待瞧见他浑身赤裸的模样,丫鬟吓得尖叫一声,妇人涨红了脸,拉着丫鬟就要逃开。

他脑子一热,一把将妇人拖进屋中。

丫鬟高喊着救命,伸手来拽妇人,也被一并拖了进去。

戚玉台感到自己身体变得很轻,耳边隐隐传来尖叫和哭泣的声音,那声音反而越发令他舒畅,像是嗜血的野兽尝得第一口血肉,他变得癫狂,无所不能,只依靠本能哨噬虚弱的猎物,周遭一切变得很远很远。

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,寒食散的效用已开始发作,他只感到极致的快乐,在这残暴的掠夺间得到的自由。

至于哭泣与眼泪,挣扎与痛苦……

与他何干?

他并不在意,这种事他做过很多。

不值一提。

雅室里青玉炉里燃着的幽香芬芳若梦,隔着层模糊的烟流,有人叹息了一声。

这叹息悠长响亮,让人魂飞魄散,戚玉台骤然回神。

“你杀了她啊……”

那声音这样说。

“不……我没有……”戚玉台辩解:“我只是……”

口中的话骤然凝住。

只是什么呢?

他从来不曾杀过人,因为根本不必。

无论他在外头做了什么,犯了多大的过错,自有人为他收尾,处理得干干净净。

丰乐楼一事,从未被他放在心上,不过是个身份低贱的妇人,他甚至无须知道名字。

他根本不记得对方相貌,只知道自己在管家寻来时迷迷瞪瞪睁开眼,瞧见的一地狼藉。那妇人在榻上躺着,他没心思看,阁楼门口摔碎了一地汤水,一只红木食篮被踩得面目全非,和死去丫鬟的裙摆混在一处,格外脏污邋遢。

他只看了一眼就嫌弃别开眼,绕过地上蜿蜒的血水,免得打湿脚上丝履。

身后管家跟上来,有些为难:“公子,那女子是良家妇。”

他不以为然:“给点银子打发就是。”

这世上每个人都是用价钱衡量的。

一两银子买不到遇仙楼的一盅美酒,却能买到一个出身卑贱的下人。

他们很廉价。

他便整整衣裳回府去了。

后来隐隐听说对方有了身孕,他其实也没太放在心上。妇人的丈夫一心盼着搭上太师府,恨不得去舔他鞋底泥,那点微不足道的愤怒实在激不起什么水花。

真正让他生出恐慌的是妇人的弟弟。

审刑院那头传来消息,说妇人弟弟不知从哪得来真相,状子都递到详断官手中,戚玉台这才怕起来。

倒不是怕梁朝律法,亦或是对方恨意。

他只是怕父亲知道。

戚清最重声名,若此事交由官府闹大,父亲必然饶不了他。

所以戚玉台才让管家与审刑院那头交涉,对方答应将此事处理干净。后来他听说妇人一家四门都已不在,适才松了口气。

不过……

父亲还是知道了。

得知此事的戚清将他关在府邸中软禁不得外出,父亲失望的目光简直成为他的噩梦,让他辗转难眠了好一阵,多亏了那些灵犀香,才能使他情志舒缓。

他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,在他那过去二十余载中,这种事发生得不计其数,他没想到今日会被人提起。

耳边传来的声音幽冷如烟:“戚公子,你杀了人啊……”

他下意识反驳:“没有,没有,我没有杀人……”

“你支开下人,去丰乐楼就是为了杀人……”

支开下人?

戚玉台愣了愣,下意识道:“不,我只是不想父亲知道我在服散……是她自己闯进来……”

“我没有……我不是故意杀的人!”

周遭静了一静。

陆瞳垂着眼,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神色迷蒙的戚玉台,眸色一点点冷却。

门口那扇紫檀嵌宝石屏风上,璀璨的红宝石把香炉里的青烟也沁出一层惨淡的艳红。那些缭绕的烟雾隐隐绰绰像是灰蒙蒙的影子,模糊地存在着,又很快消散,留不下半点痕迹。

服散。

陆瞳默念着这两个字。

椅子上的戚玉台闭着眼睛,嘴里低声喃喃什么,像是睡着,只有靠近,才能听见他说的是什么。

陆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御药院红芳园中的红芳絮,本为柔妃娘娘专治不寐之症的药材,可原料有毒,久闻之下头晕脑胀,口鼻流血。

她去御药院向何秀要了些残剩的红芳絮碎枝叶,何秀一听说她要用,问也没问做什么去,就连夜给她送了半捆来。

她将那些残枝稍稍处理,放在银罐中浸泡、捣碎,连同别的药材熬煮,最后一并揉进了金显荣递给她的香丸中。

灵犀香可安神宁志,可只要稍稍调改一点,便能使人妄言谵语,分不清梦境现实……

美梦成噩梦。

椅子上的人仍沉浸在梦里,陆瞳居高临下俯视着他,往他面前走了两步,手中银针从脖颈渐渐滑过脸颊,最后停留在他并不饱满的颞部。

从这里刺进去,尽数刺进,他会当即殒命。

戚玉台还在喃喃: “不是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陆瞳伸手。

针尖抵住肌肤,缓缓往里推去。

戚玉台似有所觉,面露痛苦之色。

“吱呀   ”

正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响声。
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