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花笑
阅读主题
白色暗黑明黄浅绿草绿红粉深灰米色
正文字体
黑体宋体楷体
字体大小
灯花笑小说封

第二十二章 对峙

本章节2376字2024-04-21 20:51:57

自打杏林堂新出了春阳生后,春水生的名字,便渐渐鲜少有人提起了。

一来是,春阳生与春水生,本就只有一字之差,听来听去难免混在一处。二来是,杏林堂毕竟是大医馆,又有老大夫坐镇,买药的人到了西街,一眼先瞧见了气派辉煌的杏林堂,进来买了春阳生,谁还知道有个春水生?

于是杏林堂门前日渐热闹,仁心医馆的药茶无人问津。

杜长卿见此情景,郁郁寡欢,倒是陆曈一如既往沉得住气,每日该做什么做什么,不见半分愁色。

转眼又过了几日,这天晌午,一辆马车停在落月桥边河堤岸上,有人被小厮扶着颤巍巍地走下马车,来到了河堤边,往士人游聚的凉亭中走去。

这人约莫天命之年,一身藕荷色绸直裰,发髻梳得光亮,乌须极长,看起来十分潇洒。那群正饮食论茶的士人瞧见他,便招呼道:“陈四老爷今日怎么也来了?”

陈四老爷叫陈贤,家中原是做团扇铺子起家,后来生意越做越大,陈四老爷将生意交给子女打理,自己倒是学了雅客作派,成日里游山玩水,品诗论道,誓要成为盛京第一名士。

不过盛京第一名士,遇到了春日恼人的杨花,一样没辙。

这位陈四老爷在所有士人好友里,最讨厌古板守旧的胡员外,偏偏患上了和胡员外一样的鼻窒,一到春日,苦不堪言。

前些日子,陈四老爷听说胡员外竟去了桃花会,一时十分惊讶。胡员外的鼻窒比他还要严重,桃花会上花粉飞舞,他如何熬得住?后来又听说胡员外在好友中大肆宣扬一种叫春水生的药茶,说可缓解鼻窒,胡员外就是喝了药茶,才能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桃花会上。

陈四老爷知道胡员外这人惯爱夸张,这鼻窒属于顽痼,向来难治,一时有些将信将疑,便令人去市井中打听,果然听说此药茶疗效显著。于是陈四老爷放下心来,令小厮去买了几包,认真煎服,想着等过几日,也能清清爽爽地追窥春光。

一连喝了五日,陈四老爷自觉应当可以了,便换了一身精心准备的新衣,佩了香袋,甚至擦了一点桃花粉,打算在诗会上好好展露自己积攒了一个冬日的才华。

他笑着轻咳一声,正欲回答,不想一阵风吹来,似有熟悉痒意倏然而起,令他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。

“阿嚏——”

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响起,众目睽睽之下,陈四老爷鼻下如飞瀑肆流,眼泪横飞,一簇鼻涕甚至飞到了最近一位年轻后生发丝上。

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。

“阿嚏——”

“阿嚏——”

“阿嚏——”

一个又一個喷嚏不受控制地从他嘴里不断飞出来,迎着众人各异眼光,陈四老爷狼狈地捂住脸向后退,而后朝着马车飞奔起来。

“老爷——”小厮在身后急切地喊。

陈四老爷眼泪鼻涕一把,心中悲愤交加。去他的胡赖子,果然没安好心!这春阳生喝了五日,一点效用也没有,方才在友人面前大出洋相,他日后怎么有脸出门了?

说什么鼻窒神药,分明是假药!

他急急忙忙上了马车,小厮从身后跟上来,小心翼翼地睨着他的脸色:“老爷……”

“去胡家!”陈四老爷恨恨咬牙:“我今日非要找姓胡的讨个说法不可!”

这头陈四老爷一腔怒火,马车赶得飞快。那头胡宅门口,胡员外正拿着一卷诗文欲出门访友,还没跨出大门,就听得有人气势汹汹地喊他:“胡赖子!”

胡员外脸色变了变,待转头,看见了从马车上下来的是陈四老爷,胡子险些气竖了起来,高声道:“陈扇子,你混说什么?”

陈四老爷虽看着瘦弱,动作却麻利,三两步走到胡员外面前,抓住胡员外的胡须就是一通乱搡,嘴里嚷道:“你这骗子,满口谎言!说什么药茶可治鼻窒,害我在友人面前丢丑。那卖药的究竟给了你多少好处,让你这样帮他骗人?”

胡员外一边奋力将自己的胡须从他手中夺回来,争辩道:“什么骗子,那药茶本就颇有奇效,老夫喝了几罐,现在日日呼吸通泰,你自己鼻子不对劲,怪人家药茶做什么?有病!”

陈四老爷见他临到现在都不知悔改,再想想自己方才在众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,越发生气,抓他胡须的动作陡然用力,直扯了一绺胡须下来,骂道:“老骗子!”

胡员外不甘示弱,反手拽住他的乌须:“死无赖!”

二人竟就此扭打在一起。

一边的小厮想要将二人分开,奈何两人明明都是半老头子,力道却挺大。胡宅门前,便响起他二人的对骂声。

“老骗子,联同医馆卖药茶骗钱,一点用都没有!”

“死无赖,将灵丹妙药说成破烂玩意儿,我看你就是想讹钱!”

“混说,那药茶喝了五日我依旧连连喷嚏!”

“胡搅,老夫只喝了三日就能杨花拂脸面不改色!”

“春阳生一点鸟用都没有!”

“春水生就是最好的!”

“哎?”胡员外一愣,下意识地停下动作,被陈四老爷趁机将最后一绺羊须连根拔掉,他疼得“哎唷”一声,偏还记得方才陈四老爷的话,只问:“伱刚刚说什么,春阳生?”

“可不是吗?”陈四老爷脸上的桃花粉掉了一层,衣裳头发被扯得乱七八糟,手里举着一绺羊须,仍不解气,骂道:“什么春阳生,分明就是借故骂买药的人蠢样生,好歹毒的医家!”

“不对啊?”胡员外呆了呆,问身边小厮:“你去将我屋里那罐药茶拿出来。”又问陈四老爷,“你说你买的药茶叫春阳生?”

陈四老爷:“还要我说几次!”

胡员外不言,待小厮拿回药茶罐,便将罐子举起,好叫陈四老爷、也叫围在一边看热闹的人看清楚:“你看清楚,老夫买的是春水生!你自个儿买了假药,不去找那卖假药的算账,来我这里发一通脾气,是甚道理!”

陈四老爷闻言,一时愣住,下意识地想要上前看清楚那罐子:“春水生?”

“陈扇子,你从前是鼻子有毛病,怎么现在连眼睛也不好使了?”胡员外冷笑,“你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,老夫这罐子上到底是什么字!”

陈四老爷亦是不可置信。

这罐子与他买药茶的的罐子十分相似,做得很是小巧,上头贴张极小的白纸,用墨笔写着一首小诗,十分风雅。他当初看见这罐子时,还为这巧思赞叹了一番。

不过……

这上头确实写着春水生三字。

不是春阳生啊?

莫不是真买了假货?

陈四老爷猛地看向身侧小厮,高声喝问:“你这奴才,是去哪里买了假药来混骗主子?”

小厮唬了一跳,忙不迭地跪下身来喊冤:“不可能啊老爷,小的是在西街杏林堂买的药茶。那杏林堂是老字号,医馆名气很大,不可能有假货的!”

“杏林堂?”胡员外讶然开口:“那不是白掌柜的医馆么?”
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