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花笑
阅读主题
白色暗黑明黄浅绿草绿红粉深灰米色
正文字体
黑体宋体楷体
字体大小
灯花笑小说封

第七十九章 殿帅捉凶

本章节6372字2024-04-21 21:10:49

这一日过得分外煎熬。

许是心中有事,夏蓉蓉一整日都心神不宁。杜长卿来关心过她几回,夏蓉蓉只推说自己身子疲累,歇息歇息就好。

到了夜里,杜长卿和阿城回家去了,铺子里只剩她们和陆曈主仆。香草点上灯烛关好屋门,一回头,见夏蓉蓉缩在榻上,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银色剪子。

“小姐,您不用这般紧张。”

“她就住隔壁,”夏蓉蓉压低声音,“我今日一见她的脸都觉瘆得慌。香草,万一她怀疑我们发现了她做的事,对我们灭口怎么办?”

香草无奈。

自家小姐什么都好,就是胆子太小了,一有风吹草动就自个儿吓自己。她有心想换个话头,好叫夏蓉蓉转过注意力,便指着夏蓉蓉腕间那只玉镯笑了笑。

“小姐不必担心,白掌柜都说了,不会有事的。您看白夫人送您的这只玉镯,成色剔透,怎么也得小百两银子。出手如此大方,可见他们是有心交易,定不会放着您不管。”

夏蓉蓉闻言,埋怨了一声:“别提了,早知如此,今日一早我就该与你搬出医馆,不该去找白守义,也不该答应他盯着陆曈了。”

话虽这般说,指尖却抚过腕间的镯子,玉料冰凉温润,在灯下泛着柔和的光,令她看得有些舍不得转开眼。

决定和白守义合作赶走陆曈,是在一段时间前了。

说起来,那也与陆曈有关。

之前有一天夜里,夏蓉蓉去厨房找水,无意间瞧见陆曈对着一只死兔子发呆。虽当时陆曈说是兔子误食了毒草,但夏蓉蓉总觉得,那只兔子是陆曈故意毒死的。

想到杜长卿信任陆曈,未必会相信她这个表妹的话。夏蓉蓉便在香草提议下,将此事写信告知了杏林堂的掌柜白守义。

没想到白守义竟找文佑给她捎了话。

文佑说,此事白守义已知晓,但毒死一只兔子并不是什么大罪。不过,他完全能体会夏蓉蓉当时的震惊与恐惧。白守义让夏蓉蓉暂时勿将此事告诉杜长卿,免得打草惊蛇。不如再观察几日,若发现陆曈其他可疑举止,仍可去白家叫人给他带话,他很乐意帮忙。

文佑说完后,又塞了一张银票给夏蓉蓉。

托那张百两银票的福,昨夜夏蓉蓉瞧见陆曈一身是血时,才会着急忙慌地第一时间找人去杏林堂带话。

夏蓉蓉本想着将此事告诉白守义,自己就尽快搬出医馆先躲避几日,未曾想这一次,竟是白守义亲自找到了她。

白守义站在她面前,慈眉善目,一手理着腰间彩色丝绦,语气难得有几分郑重,“夏姑娘,你怀疑陆大夫杀人,可有证据?”

“那件血衣、还有她深更半夜外出,这不能成为证据吗?”

“可以,但还不够。”

“不够?”

白守义沉吟:“夏姑娘,白某有一個不情之请,还望您能帮忙。”

她嗫嚅着嘴唇:“什么?”

白守义要她留在医馆。

“如果陆曈真杀了人,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,杜长卿每日傍晚回家,只有夏姑娘你在医馆能时时盯着她。夏姑娘能否留在医馆,一旦觉出不对,立刻遣人告诉白某。届时人证物证俱在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”

夏蓉蓉本能地想拒绝:“我不行……”

白守义拉过她的手,吓了夏蓉蓉一跳,紧接着,他将一个羊脂玉镯套在了夏蓉蓉腕间。

“夏小姐,”他深深叹了口气,“这不止是为了白某一己私心,也是为了杜家少爷,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杜家少爷藏匿一个杀人凶手在身边吧?”

夏蓉蓉目光凝在那只漂亮的玉镯上,拒绝的话便说不出口了。

屋中灯火摇曳,玉镯冰凉的质感将女子思绪重新拉了回来。

夏蓉蓉揉了揉额心,真说起来,她才不是为了杜长卿的仁心医馆,也不是为白守义的花言巧语,而是为了这只漂亮昂贵的镯子,才会鬼迷心窍的。

香草把灯烛放在小几前,“小姐歇着吧,快亥时了。”

“不是要盯着隔壁么?”

香草“噗嗤”一笑:“那小姐也不能不睡觉吧?再者,陆大夫真有什么,也不能夜夜都出门呐。您歇着,我在这头守着,真有动静,奴婢叫醒您。”

她语调轻松,或许是因为无论是陆曈毒死兔子,还是陆曈夜半脱下血衣,她都没有亲眼看见,因此也毫无惧色,总觉得是夏蓉蓉夸张了。

夏蓉蓉见她神色自若,心里也稳妥了些,脱鞋上榻,躺了下来。

如今她已答应了白守义,倒是不好中途反悔。只是一想到隔壁或许住着个杀人凶手,难免毛骨悚然。她有心想告诉杜长卿此事,却担心杜长卿不相信自己。但若不说,又怕哪一日杜长卿也成了陆曈的刀下亡魂。

毕竟杜长卿是她的表哥,对她也不错。

这般犹豫思索着,一阵困意袭上眼前,不知不觉,夏蓉蓉渐渐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院中传来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夏蓉蓉一惊,一下子睁开眼。

屋中一片漆黑,灯已经灭了,只有月光透过窗隙在屋中洒下微弱亮光。

她起身,低声唤:“香草?”

“奴婢在。”丫鬟摸索着爬了过来,在榻上握住她手。

“你刚才听到了什么声音没有?”

“听见了,小姐,您别出声,奴婢去瞧瞧。”说罢,香草自己摸索着朝窗前走去。

香草一向胆大,夏蓉蓉并不担心,只看着婢子一点点摸到了屋中窗前。

香草没敢点灯,唯恐被人发现,连呼吸都是压着的。她将脸凑到窗前,借着窗缝往外看,只留给夏蓉蓉一个背影。

院中似有沉闷响声传来,这声音很轻微,然而在一片死寂的夜里,像是拖长的梆子,带着几分诡异悠长。

夏蓉蓉等了许久也没等到香草回应,心中焦急得很,又不敢出声,想了想,干脆下了榻,也如婢子一般摸索着走到了窗前。

待走得近了,方才看清楚,香草的眼睛紧紧抵着窗缝,从来满不在乎的神情此刻惊愕莫名,大滴大滴汗珠从她额上滚落下来,让她看起来像是一截正在融化的雕像。

夏蓉蓉心中“砰砰”跳着,咬了咬牙,屏住呼吸,也把眼睛贴上窗缝,想要看清楚香草究竟瞧见了什么。

于是她看见了——

月亮被云层掩映,只留下一层灰蒙蒙暗影。隔壁窗下,那棵嶙峋的梅树下,有人正弯腰挖着树下的泥土。

夏蓉蓉一怔。

这实在是一幅诡异的画面。

这样的深夜,为何要挖树呢?

树下有什么?

她又往前探了一探,努力要将树下人的动作看得更加清楚。只见梅树边已经挖出一方四四方方的深坑,坑洞也是黑黝黝的。两个面目模糊的女子手里拿着铁铲,平静地、正一点点将那方坑洞挖得更加完整。

夏蓉蓉隐隐约约看见对方身边不远处,似乎还有一团模糊的东西。

她们是要埋什么东西吗?

铲子砸到泥土中发出的闷响在夜里混沌又凄凉,夏蓉蓉正狐疑地想着,忽而外头起了狂风。风把树枝吹得歪斜,把翻滚的云层轰然吹散。

刹那间月光重见天日,照清楚了夜晚,也照清楚了院落中、深坑前的黑影。

一方半人长的口袋。

口袋静静躺在小院树下,里头鼓鼓囊囊不知装的什么,然而惨白的月光太明亮,将布袋上丝丝渗出的血迹照得一清二楚。

夏蓉蓉瞳孔一缩,骤然后退一步,额上顿时沁出一层冷汗。

她抖着唇,无声地唤:“香草。”

香草回头,惊惶的目光与她撞了个正着。

那血迹斑斑的布袋皱成一团,偏又隐隐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。

——依稀是个人形。

院中诡异的敲击声停止了。

有人站在挖好的深坑前,对着那只渗血的布袋一踢,袋子“咕噜噜”滚进了深坑中,发出一声闷响。

女子不紧不慢地拿起铁铲,一铲一铲朝坑里填着土。

远处似有什么器皿摔倒的声音,很快又归于沉寂。

身侧有人低声地问:“姑娘,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声响?”

女子抬眸,望向漆黑小院深处。

石阶前小屋门窗紧闭,一丝光亮也没有,唯有森森风声凛冽。

她收回视线,道:“没什么。”

……

盛京的秋总是宏丽。

贡院中死了个读书人,礼部官员被查办,审刑院的范青天原是个无耻贪婪的狗官……这些寻常事不过只在平人百姓嘴里言说几句,成为茶余饭后的谈料,却耽误不了寻常的日子活计,更耽误不了民间迎中秋的热情。

还有三日就是中秋了。

西街的酒坊上了新酒,打酒的客人络绎不绝。杜长卿一大早就去鱼市挑螯蟹。

螯蟹要挑大的,壳背最好黑绿发亮,这样的蟹肉厚,且八九月里,雌蟹美于雄蟹。杜长卿对别的事情一向敷衍,唯有对吃喝玩乐一事格外用心。

陆曈也被叫起来,和银筝阿城一起准备中秋的月团。

这个时间,家家都忙着准备赏月团宴,来医馆瞧病买药的人很少。陆曈的厨艺实在一般,调馅的活就落在了银筝和夏蓉蓉主仆二人身上。因知陆曈喜甜,银筝就往馅料里多放了些蜂蜜糖汁。

杜长卿下午买完螯蟹回来时,医馆几人还在铺子里做月团。

他把两筐螯蟹放在一边,侧着身子往里走,见陆曈正把一个大月团往模具中塞,动作之粗鲁,行为之笨拙,实在让人很难不多看几眼。

他站在陆曈背后,幽幽开口:“陆大夫,你这是在拍泥巴?”

陆曈没搭话,把模具往圆滚滚的面团子中用力按了按。

模具是阿城和银筝一起挑的,上绘月宫蟾兔之形,取阖家团圆之意。陆曈按下去后,剥开多余的面团,完整的图案就印在月团中。

杜长卿看得欲言又止,终是把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夏蓉蓉,叹气道:“真是难为了我表妹。”

夏蓉蓉今日倒是不避着陆曈了,只是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,不知是不是这几日变天受了凉,整个人一幅心神不宁的模样。

杜长卿疑心她是不是身子不舒服,多问了两句,夏蓉蓉便站起身,端起已经做好的生月团站起身,低头道:“我先去拿进厨房烤一烤。”又唤上香草跟着一起,掀开毡帘去里间了。

杜长卿望着她的背影,摸了摸下巴:“怎么觉得最近她古里古怪的。”他问陆曈几人,“伱们有这种感觉吗?”

众人摇头。

他便自语:“莫非是我多心?”随即又一拍脑袋:“算了,先干正事。”他从旁捡了个空篮筐,一面往里抓了些果盘里的橙橘栗子,又将几只绑了腿的螃蟹扔进去,末了,装上一小坛桂花酒,空篮子便显得沉甸甸的。

杜长卿又从店门口的旗子上剪了块红布条,绑在篮筐提手上,打了个漂亮的结,篮筐就多了几分色彩。

他把装点好的筐子往桌上一顿,招呼阿城:“走,跟我上老胡家一趟,马上八月十五了,节礼还没送。”

杜老爷子死后,每年中秋,杜长卿都要送胡员外些便宜节礼,以报答他照拂生意之恩。

今年医馆赚银子了,节礼就丰厚了许多,要在往年,可没有这么大的螯蟹给他。

阿城挠了挠头:“东家,胡员外今夜不在家啊。”

“嗯?为什么?他这么大把年纪还敢夜不归宿?”

“昨日他不是说了吗?吴大哥的尸身送回来了,他和诗社的人在吴家,帮着料理丧事哪!”

……

“吴有才的尸身现在何处?”

“傍晚送回吴家了。”

殿前司里,亦有人在谈论这桩官司。

已至秋日,院子里桂花树开了,摇曳树影映在竹帘上,秋色也染上一层寒香。

雕花窗前,有人正坐着,半窗佳月洒下阵阵清光,将年轻人精致的眉眼渡上一层冷色。他眼底笑意不如往日真切,一言不发地盯着手中文卷,目光有些复杂。

在他对面,殿前司副指挥使萧逐风沉声开口,“刑狱司已打点周全,陛下此次彻查朝举,礼部上下一干被牵连,我们的人替上去正好,你还有什么疑处?”

贡举这件案子,进行得比所有人预想中顺利。

明面上是科举舞弊,实际皇帝借此彻查近些年朝中招权纳贿、卖官鬻爵之风。且各方势力下场,礼部侍郎是太子一派,如今太子与三皇子间正是明争暗斗,三皇子岂能放过这个机会?连带所有涉案之人都不可能轻放。

对他们来说,是渔翁得利之事,但裴云暎看起来却并无半丝轻松。

裴云暎放下手中文卷,望着桌上灯烛,哂道:“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?”

“何处巧合?”

“贡举中有读书人在号舍自戕,闹出动静,正好传出院外,短时间里,除去枢密院不提,兵马司刑狱司三衙都得到消息。礼部涉案官员被查,审刑院官差去死者家中闹事,激起读书人与官府间矛盾,紧接着读书人拦轿,御史上奏朝堂,审刑院被查……”

他拿起桌上烛盏,盯着跳动的火苗,眼底掠过一丝深意。

“死了个读书人,无论如何闹不到如此地步。其中每一步都似有人背后推波助澜,否则在贡院出人命的一开始,以礼部的手段,就该把此事压下了。”

萧逐风皱眉:“你怀疑是三皇子背后指使?”

裴云暎摇头:“三皇子生性自负,不会将安危系于一平人之身。”

恰好段小宴此时捧着绣服进来,闻言插嘴道:“那说起来还得多亏了太府寺卿那位夫人不是。要不是她以为中毒之人是她宝贝儿子,在贡院门口和主考拉扯,又一赌气叫来兵马司当差的妹夫,让贡院的人连个遮掩的机会都没有,怎么可能有后面这一连串的大戏?”

他说得随意,裴云暎却眉眼一动。

他略一思忖,瞥一眼段小宴,问:“那个死了的读书人情况,你知道多少?”

段小宴平日里最喜欢记这些琐事,闻言立刻滔滔不绝:“你说那个吴秀才?他也是个可怜人,和他娘相依为命,平日里就在西街鲜鱼行里杀鱼讨生,听说原本是考状元的苗子……”

他兀自说得唾沫横飞,冷不防被裴云暎打断。

“西街?”

“是啊,西街。”段小宴道:“西街怎么了?”

倒是一边的萧逐风,见状似有所悟,看向裴云暎,“那位女大夫坐馆的仁心医馆,就在西街。”

段小宴愣了一下:“这和陆大夫有什么关系?”

裴云暎没说话。

一瞬间,毫无头绪的线团仿佛找到了线头,一切模糊都变得清晰起来。

死去的儒生吴秀才,是西街鲜鱼行杀鱼的读书人。

将贡院自戕案闹大的太府寺卿董夫人,曾请陆曈替他儿子看过肺疾。

锒铛入狱的审刑院详断官范正廉,不久前,陆曈曾为她夫人施诊登门范府。

每一处链接的节点,都正好、恰好地出现了陆曈的影子。

烛盏中火苗轻晃,将人的影子悠然拉长,年轻人静静看了良久,倏地笑了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原来她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,是为了这个。

什么“纤纤”,什么药茶,一步步接近赵飞燕,甚至更早在万恩寺救下董麟,或许从一开始,身在其中的人就已不知不觉步入她局。

真是耐心又谨慎。

段小宴的声音从一旁传来:“你怀疑贡举场上的案子,和陆大夫有关?”

“不是怀疑。”

裴云暎放下手中烛盏,微微冷笑道:“此事一定和她脱不了干系。”

话音刚落,外头传来侍卫青枫的声音:“主子。”

“讲。”

青枫犹豫一下,道:“刚刚军巡铺屋收到消息,有人举告西街仁心医馆内杀人埋尸,步军巡检正带人去西街拿人。”

此话一出,屋中三人都是一顿。

前头才说贡举一案和陆曈有关,现下就收到巡检去医馆拿人的消息。

段小宴张了张嘴:“不会真是陆大夫干的吧?”

裴云暎沉吟片刻,问:“何人举告?”

“西街杏林堂掌柜白守义。”

白守义?

他微微扬眉,一瞬明白过来。

萧逐风看向他:“要我走一趟吗?”

城中治安巡警一事,其实交给军巡铺屋也就罢了,但事关仁心医馆,又或许和贡举一案有关,免不了多上几分心。

裴云暎笑笑,起身拿起桌上长刀佩紧,淡道:“我去吧。”

……

天色暗了下来。

进了秋,一过傍晚,西街沿街灯笼就一盏盏亮了起来。

西街不如城南热闹,今夜晴月,月色朗朗,照得老城墙也泛着一层雪亮。

杜长卿同阿城站在医馆门口,正打算关门回家,忽然听得街道尽头传来一阵马蹄声。

马蹄声急促,在寂静秋夜中如一道急鼓,听得人心惊肉跳。杜长卿下意识回头,就见一群穿皂衣的巡检铺兵自远而近奔来,又在医馆门口“驭”地一声勒马停步。

为首的是个戴帽子的巡检,生得凶神恶煞,不顾杜长卿和阿城二人尚站在眼前,下马自顾走到医馆门口,把大门一推——

“哎哎哎,官爷这是干什么?”杜长卿茫然之余不忘堆出一个笑,“这大晚上的要买药,知会一声就行,不必亲自劳动……”

巡检差头一把将他推开,喝道:“巡检司办案,无关人士暂避!”

杜长卿愕然:“办案?”

这时候,医馆里铺点上灯烛,陆曈擎着灯盏和银筝一同走了出来,似被这外头动静惊动,站在门口,疑惑望向众人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见出来的是两个年轻女子,差头脸色比方才稍缓和了些,语气仍冷酷,只道:“有人举告你们医馆杀人埋尸,巡检司奉命缉查办案!”他一扬手,身后铺兵便一拥而上,团团将人围住。

杜长卿定了定神:“这一定是弄错了,我们这是医馆,怎么可能杀人埋尸……”

他的话被陆曈打断了。

陆曈站在医馆门口,看向为首的官差,平静开口:“既是奉命办案,仁心医馆自当配合。只是我们也是入了籍的正经商铺,大人要办案,能否让我们看看巡检手令?”

军巡铺屋的申应奉一滞。

他收到消息,立刻就往带人赶往西街,哪还来得及去拿手令。如今盛京贡举一案后,朝中震荡,若他能在这时候办成一桩漂亮案子,升官指日可待。

而一般办案时,平人也不会特意问起手令,谁知道这女子会突然提起?

正僵持着,忽而身后传来一声:“这里。”

这声音来得突然,众人循声回头望去。

桂枝香气扑鼻,明月斜上梢头,迢迢良夜里,有人驭马驰行。

年轻人在西街门口提缰勒马,下马朝医馆走近,四周铺兵渐次让开,檐下朦胧灯色照亮了他绯色衣袍,也照亮了他俊美的眉眼。

申应奉一愣,随即狂喜:“裴大人!”

陆曈心下一沉。

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裴云暎。

裴云暎在陆曈身前站定,取下腰间令牌,在她面前晃了晃,旋即笑道:“陆大夫的《梁朝律》,果然背得很熟。”

短暂的沉默后,陆曈抬眸,看向眼前青年。

“裴殿帅。”


网友评论